分飞雁 作品

第四百一十三章 阿罗汉

    天空传来一声洪亮的声音。

    太山之主这一双大手顿时烟消云散。

    声音由远及近,随后遍布四面八方。

    仿佛真的有人站在四面八方说出这一个声音。

    而且没有任何法术的痕迹,就光是这一句话,就让这强大的攻击烟消云散。

    大日元磁神光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直接消失。

    “到底是谁?”太山之主又惊又怒。

    “在下行苦。”声音由远及近。

    一道七彩光芒从天边飞来。

    这是一朵七彩祥云,其上站着一个身穿麻布衣,皮肤古铜,身上有许多伤疤的男子。

    这个男子就是行苦。

    一个时辰以前这个家伙还是一具尸体,如今已经满血复活。

    “行苦!”

    在暗处观望的行知惊呼道。

    这个家伙从一开始就在观看,不过碍于肉身的限制,也没有办法对外界进行影响,所以无法帮到周玄他们。

    只能在一旁看着。

    现在发生的事情让他无法旁观,那多年未见的师兄忽然复活。

    若是轮回转世倒还罢了,关键是原地复活。

    这意味着他已经进入到那不可思议的阿罗汉境界。

    拥有不可思议的神通,所以才拥有这种死而复生的能力。

    听到是行知的声音,行苦顿时惊讶的盯着周玄头顶上方漂浮的金色圆珠。

    “请问你是行知师弟吗?”

    行苦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话,这让周玄有些惊讶,本以为这个家伙是天竺人士,所以应该不会说汉话。

    就算会说也没有那么流利,完全就是土生土长的中原人的感觉。

    而且样貌虽然有些外族人的血统,但是还是汉人多一点。

    周玄遇到三个苦行僧,这三个人都是汉人血统居多,这着实有些奇怪。

    而且这帮人似乎和古蜀国文明一切都有些关系,这让周玄越发感兴趣。

    “确实是我,我是行知。”

    行知兴奋的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说了。

    “原来阁下不是敌人。”行苦和气的对堵着点头示意,周玄也随之还礼,“不妨咱们一起联手,此人若是让他危害人间,将会是一场极大的祸患。”

    “当然可以。”周玄说道。

    这个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老怪物看来还挺好相处的。

    不过说来也是。

    苦行僧最基本的一项能力就是要忍耐。

    忍耐肉身的痛苦,忍耐他人的冷眼,忍耐一切常人所不能忍耐的东西。

    脾气不好的人早就被气死了,怎么可能忍到现在。

    所以这只是周玄对他们的误解罢了。

    天空之中又传来一声响雷。

    一种无比巨大的手从众人压下来!

    行苦无所畏惧,双掌合十,再次念出刚才那个字。

    这个字念出来的一刹那,仿佛全世界都变了,一切都以行苦为中心,大自然所有事物都围绕在身边,听候差遣。

    仿佛一切事物都冻结了起来,就只有中间这一个人。

    这一个人住影响整个世界,让世界为之震动。

    这是一种奇异的力量,不是法术,也不是天地灵气,却能影响世界。

    撬动世界最根本的规则。

    完全没有一点外力的痕迹,但凡所有法术,释放的前提基本上都有条件,都会在这个世界留一点痕迹。

    比如说周玄施放法术就必须使用到先天真气。

    而眼前这个叫做行苦的苦行僧没有一点使用力量的痕迹。

    仿佛是整个世界自然的人运行,跟自己毫无关系。

    这种级别的力量掌控程度简直是闻所未闻。

    正在此时,周玄等人也出手了。

    由于有了行苦这个帮手之后,

    众人的应对变得轻松了许多,太山之主实力虽然强大,但奈何不了他们。

    不过太山之主仿佛不会力竭,随着时间流逝,众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度的,到时候又是另一番局面。

    “看你能支撑多久。”太山之主天空中得意的笑道。

    行苦脸上挂着古井无波的笑容,攻击即将打在他头上的时候,周围的世界骤然变了。

    原先黑暗的天空变成白天。

    这是一片松树林。

    行苦坐在松树林之下,天空中不时有白鹤飞过。

    微风拂过树枝,发出沙沙的响声,留下一地的松子。

    地上的蚂蚁在搬运松子,落叶堆里面有蟋蟀鸣叫。

    他面目安详,坐在松林之间。

    外界吵闹,与平静的行苦形成鲜明的对比。

    松鹤延年!

    这一丝禅意就叫做松鹤延年。

    没有任何攻击性,也没有强大的气势流露而出,根本没有隐藏什么凶险危机。

    就是平平淡淡的一幅图画。

    但就是这平平淡淡的一幅图画,却能屡次化解太山之主的攻击。

    不管太山之主用出何种力量,只要打在这松鹤延年图的世界里面,犹如清风拂山岗,纹丝不动。

    行苦依然是紧闭双目,也没有发动反击。

    天空上方,不知道何处的太山之主恼羞成怒,仿佛和行苦杠上了一般,攻击接连不断落下,整个世界忽闪忽灭。

    他完全不在乎其他人,对于他而言,只要不主动现身,周玄等人等找到他的机会都没有,怎么可能敢和自己较量。

    本来已经拿下周玄等人了,又不是行苦横插一脚,恐怕周玄早已经灰飞烟灭,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只要解决眼前这个家伙,那么一切都可以解决了。

    轰隆轰隆!

    一连串的法术打下来。

    大日元磁神光布满整个天空,带着高能的热量,如瀑布般冲刷而下。

    即便如此,对下方的松鹤延年也没有任何作用。

    行苦依然是风淡云轻,仿佛一切都没有变化。

    唯一的变化可能就是地上的落叶多了一点。

    此时,行苦忽然睁开双目,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说道:“周玄阁下,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好!”

    一道璀璨的雷光划破星空。

    “不自量力。”天空传来一声不屑的冷哼声。

    对方还是那么愚蠢,不死心,同样不知悔改。

    直到现在还不明白,消灭这些外在的力量没用。

    它本身就是无形无质的东西,外在所有一切都是虚幻的,毁灭再多次也能瞬间复活,完全不受影响。

    周玄这么做只是自寻死路,或者说他不自量力。

    这道紫色神雷力量虽然强大,但是又打不到自己身上,太山之主连理都不想理。

    就在此时,雷电忽然转变方向。

    下一秒,太山之主的脸色变了。

    “什么!”

    太山之主心里涌起一股极度危险之感,他赫然发现这雷电的方向极为刁钻,隐隐指向某个地方。

    只剩一个敞开的空间通道!

    “不!!”

    太山之主目眦欲裂,大声狂吼,想要阻止这一切。

    可惜为时已晚,雷电将这个空间通道炸得稀巴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