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宫的唇红齿白 作品

第7章 杨柳青青水平

    江烨这句话完全不像是对他有什么善意,有什么兄弟情谊,分明带了诸多鄙夷。二·五·八·中·文·网

    而且,还很理直气壮。

    温迟青也大概猜出这是为什么了。

    眼中一涩,温热的液体就要慢慢溢出,温迟青揪了揪大腿肉,依旧嬉皮笑脸。

    “我娘是这么说我的?游手好闲?没有作为?嗯?”

    边上的谢雁飞沉默了许久,听到温迟青这么问,抬头看他的脸色,虽然仍是笑着的,但眼中分明没有半分笑意。

    他有些不知所措,拉了拉温迟青的衣角,喊了声青儿哥哥。

    温迟青没有应他。

    他努力回忆自己在温家的种种,觉得自己可能想错了,大错特错。

    江彩云和温甫实他们不喜欢不关心自己,不是恨铁不成钢,也不是嘴上说的什么门派杂物繁忙,顾及不上自己。

    而是根本的,完完全全的,打心眼里的厌恶自己。

    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之前的确顽劣,但是血缘至亲,骨血难舍,江彩云和温甫实怎么就能够把他当成垃圾,当成无所事事的混混,还和江烨——一个压根算不上什么亲厚的亲戚说道他们的亲儿子?

    也怪不得自己和江烨压根没怎么见过面,他就一副如同看垃圾的眼神看自己了。

    江彩云——他的亲娘,可能在江烨面前说了他不少的坏话。

    江烨也愣了,却觉得温迟青这是在示威,继续道:

    “你自己是如何的作为,你理当清楚,又何故再问别人?”

    温迟青心想江烨说的没有错,自己不该生气,也不该难过的。

    但是心里还是止不住的发疼,他又觉得,自己娘亲怎么会这样?

    他想起了那日,自己毕恭毕敬去天恒见温甫实和江彩云的时候,自己倒了杯茶给他们,江彩云隐藏在眼底的,那一抹嫌恶的光<a href=" target="_blank">狼狈为婚</a>。贰.五.八.中.文網

    真是...让人心寒啊。

    温迟青闭上眼睛,笑了笑。

    “江大侠,你把谢雁飞带回去吧,以后不要让他来了,再来我也不会欢迎了。”

    谢雁飞小脸煞白,拽着温迟青的衣角。

    “青儿哥哥,我...”

    “回去好好习练,等过些时候,我会去看你的,你走吧。”

    谢雁飞闭口,看了眼温迟青,又看了眼面色稍缓的江烨,点了点头。

    谢雁飞跟着江烨走了。

    满桌子的菜,除了谢雁飞面前的动了几口,其他的都分毫未动。

    温迟青捂着眼睛靠在椅子上,叹了口气,边上的曾巧玉也叹。

    “奶娘,娘亲她为什么要这样说我?”

    他的话里分明带了些哭腔。

    曾巧玉没有说话,又叹了口气,走上前把菜端到后厨热了一下,又端了回来。

    “吃饭吧,再冷了就不可口了。”

    温迟青这时已经平静了,捏着筷子,一道一道尝下来,把饭吃了个饱,又回到书房去练字,练丹青,看些书册传记游记,再一看窗外,天已经黑了。

    天是乌压压的,却挂了一轮分外明亮的圆月,周围散着零落的星光,窗外枝桠的形状若隐若现,温迟青突然想到了那个世界的人。

    那是个很奇特的世界,夜里的星星不会有这里多,也没有这里亮,那里的人整日吵吵嚷嚷,一颗心里充斥着繁忙与焦躁,那里的生活充满了乌烟瘴气,他悬在半空中,看着眼前一幕幕如同走马观花一般快速的播放,他渐渐了解了这个世界,也旁观了一些人的一生。

    有些人碌碌一生,却子孙满堂,家人待他亲厚,子孙同辈待在一起,嬉笑融融,他也觉得很开心也很满足。

    有些人为恶一生,却仍有牵挂他的人,他虽愤恨为恶之人,却也羡慕和欣慰。

    有些人功成名就,却意外的,老无所依,孤独一生,他冷眼看完,竟也不知是唏嘘还是嘲讽。

    在那个世界,温迟青渐渐有了自己对善恶对错的判断,没有人教过他,也没有人去引导。

    这时再想起来,温迟青又有些茫然了。

    我到底该怎么做?

    我觉得对的东西,就一定是对的吗?或许是我错了呢?

    或许,自己真的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窗外一阵凉风吹了进来,吹着他鬓角的乱发。

    不对!

    不是这样的!

    温迟青头脑一激灵,眼神逐渐清明,微垂的左手逐渐握紧,爆出了青筋,他撑着桌子大口喘着气,脸颊上有汗水滴落,他整个人虚弱苍白,如同刚做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