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宫的唇红齿白 作品

第39章 杨柳青青水平

    五日的时光只剩下一个短到可怜的夜晚。

    月明星稀,黑夜浓稠得如同在人的周围遮上了厚厚的黑布,只天上那一轮皎月淡淡的银白光辉洒在庭院中央,映照着庭院里的几树桂花,浅浅的飘香,闭上眼睛便能猜想到那浅黄色或金黄色的小小花朵在绿叶中腼腆绽放的景象。

    少年小心嗅着周围甜腻的桂花香,眼睛偷偷瞧着身边青年的脸,莹白的光辉更衬得青年的肤色白皙,眉眼温和。

    温迟青肩头的伤口已经好得差不多,白色的绷带也拆了,现在他手里擎着剑,身姿挺拔,宽松的长衫服帖的垂着,宽大的袖子时不时被凉爽的秋风吹起,整个人看起来意气风发。

    也只是看起来。

    “刚好便要使剑吗?”

    “不碍事,大致已经好全了,如今也是因为多日未曾练过了,手太生,想着熟悉熟悉。”想了想,又侧头道:“站远些,我怕伤着你。”

    方尘霄的面容也陡然肃然了起来,极其配合的退了好几步<a href=" target="_blank">穿越之修那个仙</a>。

    温迟青:“......”

    温迟青嘴角抽搐,沉默的盯着看了方尘霄一会儿,嘴动了动似乎想说些什么,终是没说出口,转了视线将擎立在身后的剑一转,换到了身前,试着运转了一下身体中的内力,待已完全能够流畅运转之时,立刻提了气聚了力于手腕,那把看似不怎么出奇的剑上都似乎冒着虚无缥缈的烟气。

    他突然又提了气,自己施了轻功飞到庭院正中央的宽敞处,另一只手背在身后,转头对方尘霄一笑道:

    “若是想看,你可要看好了,哥哥我就使一遍,旁人可没有那个福气看。”

    方尘霄也笑,慢慢站得近了些,靠在庭廊的柱子边上抱着臂。

    温迟青说着便开始了动作,他站的地方恰好是最亮堂的,起势之时,青剑挥出,带了些令人眼花的虚影,这剑招刚开始并不快,一招一式似乎有些死板,且让人有些力不足的感觉,但若是入剑道多年,便知道这些看似死板的剑招实则巧妙得很,每一个动作都到位到了极致,实则便于将体内真气凝聚在一些容易爆发的部位里,为后面的应对做准备。

    果然,后面的招式变得快了些,爆发力也极强,温迟青一剑指地,眉眼冷肃,电光火石之间一个翻身,长剑随着手腕的力量擦过面前,突然一个下腰,连续几个柔韧性极强的后空翻,剑影也跟着动,两者刚柔并济,将温迟青的强劲和柔韧度展现的恰到好处。

    银辉之下,一剑一人似乎合成了一体,皎皎明月,皎皎君子,翩若惊鸿影,又倏地一冲而上,仿佛凝聚了万钧之力。

    剑招越来越快,几乎已经到了看不清动作的地步,只看得剑影凌乱,身姿翩跹,闻得簌簌的长剑破空声,似乎是一刹那,极快的动作带起的风吹起了温迟青的发和衣角,他却突然停了下来收回了内力,剑尖指地,鬓发和衣角悉数落下,乖乖贴伏在身上。

    “完了?”

    温迟青收回剑,擦了把头上的汗水,缓解了一下有些急促的喘息,只掀了眼皮淡淡回了个鼻音,待得恢复之后才开口道:“你也觉得剑招未完?”

    方尘霄蹙了眉道:“感觉还差点什么。”

    温迟青轻笑:“不得了,你这还没习武便能有这样的感觉,看来你对着一道也并非完全无半分天资。”却不是揶揄,实话里带着点开玩笑的意思罢了。

    “其实我也觉得差了些什么,后劲太甚,收不回来,但当时教我的时武师傅只教到那里便再未在教下去,当时也没想太多,每天就这么练了下来,直到后来才发现有些不对劲。”

    话讲完,却见方尘霄依旧低着头在想些什么,便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道:“罢了,就算是真少了剑招那也只能这样了,得之已是我幸,况且现下这个情况......”温迟青说着,突然灵光一闪,话说到一半便顿住。

    他突然记起了一个关键之处。

    时武从未告诉过他这剑法之名,似乎每次都遮遮掩掩,还告诫他莫要将完整的剑招在旁人的面前使出。

    他那时并非在意,想着学便学了,不知道便不知道,反正也不妨碍他继续学下去,那之后,他也曾翻过许多剑法秘籍,无一是时武教过他的,再加之那日夜里,那内功强大的黑衣人逼着自己交出那什劳子碧波剑法。

    莫非,时武教给他的就是碧波剑法?

    可是那也说不太通,且不说这剑法是温家的,若真是时武拿了碧波剑法,又怎么会再教给温家的子孙?且这剑法确实精妙绝伦,但他练到现在,也不觉有什么特别厉害之处,江湖之大,若是相比于一些隐世大侠或未隐世的成名侠客手里的武功秘籍,剑法枪法,定然是落于下